实力委屈小舜舜

倚天照海花無數
流水高山心自知

醒来觉得甚是爱你

黄志雄x曲和


一发完的小短篇


 


我就是一个读书太少,写字又丑,没文采的小小小透明…


本来我是绝对不会动手写文,但是真的太爱太心疼日跳哥哥了,然而黄曲的同人又很少,实在是私心想要日跳哥哥幸福,才下了手。其实是为满足我自己而写的。


 


先试试水吧,如果有如果的话,会把他们的故事讲完整,这篇其实算是长篇里的一段吧,也可独立。


其实长篇的名字我都想好了,叫《微风》,但也只有名字了。


 


最后再啰嗦一句,曲和的cut我还没补…所以ooc了,写的不到位了,都是我的错……


 


如果真的不嫌弃那就看正文吧


 


 


 


 


黄志雄看着眼前朦朦胧胧的景象,一时不知自己身处何处。可当他刚迈出一步的时候,就觉得脚下一软,低头才发现自己孤身站在一片荒漠上,心底里隐隐的不安让他不敢再动。下一个瞬间,他的感官似乎突然被打开了,耳畔轰鸣着此起彼伏的枪击声,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清晰。他看到一队战士在撤退,他们似乎是遭到了敌人的伏击,他们不停向前奔跑,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,他们互相搀扶,他们互相掩护,但仍然逃不过被击杀的命运,身旁的战友接二连三地倒下,可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反击。他们神情惶恐,脚步虚浮,眼神却是发亮,那是人类对生命最原始的渴望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只觉得手脚越发冰凉,身体里的血液似乎不再流淌,心中的黑暗却在不断蔓延扩大。他绷紧了身体,握紧了拳头,眼睛直直地盯着仅剩的两名幸存的战士。他们挣扎在生死的边缘,没有人知道谁会比谁先倒下,他们机械地扣下扳机,射击一切可疑的人,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只是出于无数次训练后的本能,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。黄志雄清楚地看到,那最后仅存的两名战士中的一个朝另一个连开数枪,身中数弹的人徐徐倒下,顺着沙丘缓缓滚落,开枪的战士看着滚落到自己脚边的战友,呆若木鸡。黄志雄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耳畔的枪声渐渐平息,眼前的画面也逐渐模糊,一切即将消失殆尽之际,他看到那名战士缓缓抬起了头,那张脸在一片模糊中格外清晰,那正是黄志雄他自己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猛地睁开双眼,贪婪般大口地呼吸着,胸口剧烈地起伏,豆大的汗珠顺着他光洁饱满的额头滑落,消失在发梢里。黄志雄定定地看着纯白的天花板,再扭头看了看身边安睡的人,长舒了一口气,思绪才渐渐从梦境中收了回来。清早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,钻进了他们的房间,那光似乎就是生命。黄志雄再无一丝睡意,他轻轻地掀开被子下了床,复又弯下腰,轻柔地帮曲和掖好被角,静静地注视着曲和,眼中满是爱怜之情。但是胸中逐渐涌起的焦虑和不适,让他无法再待在这里,他不想惊扰了心爱之人的美梦。


 


 


他拿起外套披上,向阳台走去,趴在阳台的栏杆上。黄志雄如此庆幸太阳已经升起,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渴望光明和温暖,清晨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他身上,他才重新感到血液在流动,冰冷的身体才有了一丝丝暖意,但这对于他来说还不够,他的双手在微微地颤抖,心中依旧烦躁不堪,但他告诉自己,就算是为了仍在梦中的爱人,也要撑下去,不要再依赖酒精了。


 


 


和曲和确认关系后,黄志雄就开始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,也开始尝试着戒酒,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很痛苦,失去了酒精的麻痹,他整晚整晚地无法入睡,即使是实在太困的时候眯一小会,也会很快被噩梦惊醒,但是半年来,有曲和的陪伴还有他抚慰人心的提琴声,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,他一步一步地在好转,近一个月他也没有做过噩梦了,但是今早身临其境的这场梦,似乎又要把他推入黑暗的深渊之中,他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一点点希望,好不容易才看到的一点点光芒,又要就此消失殆尽了吗?他不敢想。


 


 


他是从地狱爬上来的人,他不害怕再回去。


 


 


他只是害怕自己的病情出现了反复,害怕让曲和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付之东流。自己也许又会再犯病,他害怕在自己犯病失去理智的时候,伤害了曲和。曲和是属于阳光的,他不该跟着自己躲在黑暗里。黄志雄知道自己以前曾经伤害过曲和,他不忍心再伤他一回,那样还不如自己消失吧。


 


 


他又出现了逃避的念头,之前对待阿雨也是如此,他不是不敢担当,他只是不想伤害自己所爱之人,而他除了让自己远离他们,别无他法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又开始觉得浑身发冷了,他站直了身体,微微抬起头,轻轻地闭上双眼,似乎在向上天祷告着什么,又或者他只是在极力地渴望阳光。


 


 


曲和醒来的时候,发现身边空空荡荡的,他只觉得心被揪了一下,连忙翻身下床,但他马上就看到了阳台上那个单薄的身影,悬着的心是放下了,可却又增添了一份担忧,他知道黄志雄最近的情况挺稳定的,每天的睡眠都不错,今天起的那么早,一定是又做噩梦了,他也来不及多想,只想抱一抱那个人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突然觉得背后传来了一阵暖意,他的腰也被人从后面圈住了。他没有回头,也没有动作,只是睁开了双眼望着远方,他知道那份温暖是来自他的曲和。曲和总是这样,在他最需要的时候,就及时出现给他温暖。黄志雄好像觉得双手不再那么冰冷了,有了那么一丝丝暖意,他又搓了搓了手,才附上曲和圈在他腰上的手。


 


 


“起来啦?”黄志雄沙哑的声音也难掩其中的温柔。曲和觉得,这个世上怕是再没有比黄志雄更加温柔的男人了,他总是小心翼翼地给予自己,他所有能给的温柔,哪怕只是双手的凉意也不愿带给曲和。


 


 


“嗯。”曲和的脸贴在黄志雄的背上,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,莫名觉得安心。他知道黄志雄还没有完全摆脱过去的梦魇,但他并没有多问,他能给的只有陪伴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觉得压在自己心头的那股情绪,急需一个倾诉的出口,他鼓了鼓勇气,转过身来,终于悠悠地开口道:“曲和啊,我……”


 


 


“黄志雄!”曲和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要是敢说分手之类的话,我真的会!我真的会很伤心的……”


 


 


黄志雄看着眼前的人,他越来越低的声音,红了的眼眶,都让黄志雄在心里直骂自己是混蛋,他伸手把曲和捞进怀里,才发现曲和还穿着睡衣,应该是着急找自己,忘了穿外套。黄志雄心疼得厉害,敞开自己的外套把曲和一起圈在里面,“对不起。”黄志雄轻轻地吻了吻怀中爱人的额头,头抵着头,说:“我没有要分手,我怎么舍得。”


 


 


两人的距离离得太近,黄志雄的气息直打在曲和的脸上,再加上他磁性而又温柔的嗓音,曲和不由自主地红了耳朵。“没有就最好。”曲和瘪了瘪嘴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看着他的小动作,只觉得可爱,忍不住凑上前去,吻上了曲和的唇,两人之间仅剩的一点距离就这么没有了。这是一个不带一丝情欲的吻,只充斥着满满的爱意。黄志雄的双唇微凉,曲和忍不住颤了颤,黄志雄似乎是感受到了,很快就放开了他。曲和虽然知道他的用心,却还是不满足的撅起了嘴。黄志雄看着曲和一副索吻的样子,笑了笑,又凑上前去和他交换了一个响亮的吻。


 


 


曲和终于是心满意足了。


 


 


黄志雄看爱人的心情转好,又搂紧了他,还是在曲和耳畔开了口,“曲和啊,在认识你之前,我一直认为,对于这个世界,我是个多余之人。当我走下战场的那一刻,我的生命就结束了,确切地说是失去了生的意义。”曲和静静地聆听着他的诉说,“可直到遇见你。我不喜欢把你比作太阳,我更喜欢把你比作和煦的微风。因为你将我本如一潭死水般的心,吹得泛起了涟漪。是你,吹散了我心中的愁;是你,抚平了我心中的痛。你永远是那么温暖,在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一定会握着我的手。”


 


 


曲和听的脸红心跳,心里腹诽到:还真当自己是诗人哪,干嘛这么文绉绉的。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,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。


 


 


曲和推开黄志雄,从他怀里起来,直视着他的眼睛,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对这个世界是否多余,我只知道你对我来说,是最重要的人。”


 


 


黄志雄还是忍不住把曲和又一次搂进怀里,他的眼睛不再灰暗,终是有了神采。他心想:这次我选择不再逃开了,我愿舍弃一切,和你终老一生。


 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也是。”


 


 


END


 


 


第一次居然就写了3000+,我以前800字的作文咋憋不出来!


描写两人的恋爱状态果然苦手……


 


有缘再见吧!



评论(11)
热度(74)

© 实力委屈小舜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