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委屈小舜舜

倚天照海花無數
流水高山心自知

happy ending【黄曲】

黄志雄x曲和

超级mini小短篇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么一篇… 

这一篇字数真的不多,可是写的我很是纠结。就像东哥说的,艺术创作就是表达自己思想的一个出口。这一篇应该就是表达了我自己的所思所想吧,可能用这个题目会被人打,但私以为这真的算是某种意义上的happy ending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黄志雄最终还是先曲和一步,离开了这个让他饱受折磨的人世。
那一天,是黄志雄最爱的阳光明媚的天气。
曲和接到电话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,黄志雄安祥地睡在洁白的病床上,永远紧皱的眉头,这一刻却终于舒展了。
曲和走到病床前,缓缓蹲下,双手握住黄志雄的手,无奈地叹了口气,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“你啊,真是拿你没办法,就不肯等等我。”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黄志雄苍老的手背,“就由你去吧。”说罢,曲和扶着床沿缓缓起身,弯下已经不再挺拔的背脊,虔诚地吻上了黄志雄的额头。曲和那双黄志雄最爱的鹿眼,瞬间噙满泪光。他直起身子,揉了揉眼睛,生生把眼泪逼回去了。曲和知道黄志雄不喜欢他哭,不想让他心疼,曲和也知道,黄志雄这一生也算是善终了,没有什么好难过的。
他们还有来生。 黄志雄的后事是曲和以他爱人的身份一手操办的,黄志雄几乎没有什么亲人朋友,后事办的极简。曲和除了黄志雄的姐姐姐夫,只是通知了阿雨,毕竟他们相爱一场。阿雨和她的丈夫孩子一起来的,这位年过六旬的妇人,看到黄志雄意气风发的遗照时,还是哭的像个孩子。曲和在一旁看着,心里发酸,他不禁感叹,黄志雄和她曾经也是一对璧人,但终究是没有缘分携手一生,替他们感到惋惜,也深觉自己的幸运。 黄志雄落葬的那一天,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。 曲和定的是双穴墓,另一个是留给自己的,他很庆幸他们生活在法国,才能得以同葬。曲和小心翼翼地将黄志雄的骨灰盒放入墓穴中,抚上墓碑,低声地呢喃:“你等着我。”
直到一切事宜告一段落,旁人都没有看到曲和流过一滴泪。黄志雄的姐姐也很担心他,总觉得发泄出来人会好受一点,总比一直憋着强。每次跟曲和说起,他总是笑着安慰别人,说自己没事。他越是这样,却越是让人心疼。

在黄志雄落葬后的第二天,曲和便离开了他们生活多年的城市,带着黄志雄的遗照踏上了旅程,他去了那些他们本计划要去,却没来得及实现的那些城市。毕竟已经不似年轻时候那般身强力壮,他行进的很缓慢,但他也真的不着急,每到一个城市都会细细体味它感受它。
曲和每个月依旧会给黄志雄缴电话费,保证他的号码不被注销,因为注销了的号码会再次属于新的机主。他不舍得断了他和黄志雄之间仅剩的这一点联系,想他的时候,见到奇闻逸事的时候,伤心的时候,曲和都会给他发短信,虽然再无人回应。
曲和不是没有流过泪,他只是不擅长在人前流泪。在黄志雄离开后,每个夜晚,他变的越来越难以入睡,有时候不小心陷入了回忆,常常哭湿了枕头。 曲和结束旅行回到法国的时候,已经是两年后。他似乎只是比走之前消瘦了一些,其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回来之后,曲和换了新的住处,他实在没有勇气面对那些他们一起生活的痕迹。
随着时间的流逝,曲和也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。
只是一天晚上,曲和难得地没有失眠,他做了一场梦。梦里是黄志雄,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穿着一身西装,神采飞扬。他单膝跪地朝曲和伸出手去,笑着对曲和说:“跟我走吧。”曲和无法拒绝,没有一丝犹豫,就随他去了天堂。 


END 


*结尾灵感来自薛之谦 - 你还要我怎样

*我要说是东哥的生贺,会被打死吧…不过冬至本就有祭祖的习俗,也算合适吧…我在说什么…

*放完就跑,再见。

评论(15)
热度(28)
  1. sherry's house实力委屈小舜舜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实力委屈小舜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