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委屈小舜舜

倚天照海花無數
流水高山心自知

【东凯】情意缱绻

东凯!东凯!东凯


RPS!RPS!!RPS!!!


都说了三遍了,不要误入!!!


还是打个ooc预警吧!rps不好把握,我先跪为敬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跨年不在一个台,也还是要甜甜甜!


这是一个只存在于脑洞里的故事,不要在意时间地点,一切都是作者硬掰瞎扯的…


如果来看文,自是欢迎。如果来撕,对不起,恕不奉陪。


安安静静看文,老老实实做人。与君共勉。


 


 


 


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了,哦,不对,确切地说,已经是2016年的凌晨两点了。


王凯结束了一晚上的忙碌工作,终于推开了家门,已是疲惫不堪。能参加跨年活动自是高兴,也感荣幸,可最想一起跨年的人却不在身畔,不免有些失落。


他踢掉鞋子,换上拖鞋,外套脱下了随手一扔,人便懒懒地躺倒在沙发上。摸了摸裤兜,掏出手机,礼貌地回复了所有节日问候,便习惯性地打开微博,在搜索栏里打下靳东两个字。


东哥穿皮夹克很帅嘛


他还会弹吉他吗


胡歌就可以和他同台跨年


王凯一边刷着微博,一边在黑暗中小声嘀咕。


他突然想起他家老干部总念叨他,让他不要在黑暗中看手机,伤眼睛。


王凯突然就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起来,乖乖地去把灯打开。


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有些不适应,王凯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,再看自己亮堂堂的房子,却感觉那么空旷,涌上的是孤单,思念却泛滥了。


想给他打个电话,又怕他已经休息了,也不愿打扰他。


其实他们已经习惯了,身边没有彼此的陪伴,所以这份感情他们才更加小心翼翼,才更加珍惜。


王凯傻站了一会儿,撇嘴笑了笑,想着他们都是大男人了,也不必像小姑娘般矫情。把手机一放,洗澡去了。


 


王凯洗漱完毕,就迫不及待地钻进被窝里,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了。


可身为网瘾少年的王凯童鞋,当然不会就这么乖乖睡觉啦,睡前微博必须刷一发。


正刷的正开心的王凯,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这个坏毛病了,睡前看到了自己不想看的,还怎么入睡啊。


那大概是工作人员拍的跨年后台的靳东,他只穿着白衬衣,黑西裤,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录像,录像的对象却是电视中的胡歌。拍到的靳东只是一个背影,看不到表情。但大家都说他是大写的弟控,那么表情想来也是温柔的吧。


王凯在心里腹诽道,对对对,反正我在明家也不过就是个外人嘛,大哥自然是宠自家弟弟的。我还表演了明家祖传的魔术呢,怎么也不见你夸我,哼。


其实王凯也知道靳东和胡歌私下关系挺好的,可想想他们玩的那么开心,自己却连一句问候都没得到,越想越觉得心里发酸。谈不上吃醋,只是有些失落,自己怕是被忘记的那一个。


罢了,睡觉吧。


可被子外的那双鹿眼却滴溜溜地转来转去,完全没有要睡的意思。


唉,王凯长出一口气,翻了个身。门铃却响了。


王凯翻身下床的动作倒是利索,直直朝大门走去。


他的心里在打鼓,这么晚了照理说不会有别的人,可他家老干部应该在上海啊。难道是自家经纪人?


当王凯在显示屏中看到自家老干部的身影时,几乎是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门。


挺立在门外的男人,除了背包什么也没带,却满身的风尘,他的眼睛里充着血丝,嘴巴周围甚至已经冒出了青青的胡渣。


王凯已经是蒙圈的状态,他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在他心里的人,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。他心里是感动的,是幸福的,可也是心疼的。


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不先让我进去吗?”


靳东一开口,王凯几乎要落泪了。唱歌的辛苦加上连夜的奔波,靳东的嗓子已经哑的不行。


王凯赶忙把他拉进屋里,接过他的背包,放在沙发上,包很轻,几乎没什么东西。


两个人就这么站着,看着彼此。


 


最终还是靳东先抬手摸了摸王凯的头,“吵醒你了吗?”靳东的声音再嘶哑,也掩盖不了满满的温柔。


王凯却是再忍不住,直接扑到靳东的怀里,紧紧地搂着他。


“脏,我还没洗澡。咳咳。”靳东想拉开王凯。


“就让我先抱一会嘛。”王凯的声音里带点撒娇。


靳东也只能依他。


 “你嗓子还好吗?要不要吃点药?”王凯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“额,该吃什么药呢,我家有没有啊,现在还有开着的药店吗?”


靳东看着纠结的恋人,抿着嘴笑了笑,“我没事,都怪我非要逞强装年轻,唱摇滚。”


“你本来就年轻啊!唱摇滚也很帅啊!”王凯立刻打抱不平,可说完却自己红了脸。


“好,你说是就是。”靳东看他可爱,托着王凯的头就吻了下去。


靳东虽然进屋有一会了,但嘴唇上仍然带着凉意,王凯努力吮吸,拼命想要温暖他,靳东也很是受用。两个人的体温都在渐渐升高,靳东的手探进王凯的睡衣,抚上他光滑的背脊。王凯只觉得他抚摸过的地方似有火在烧,赶忙拉住他的手。


“你快去洗澡啦。”王凯脸色潮红,还在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。


“好。”靳东也不恼,熟练地找到了自己的备用睡衣和毛巾,往浴室走去,关门前悠悠地留下一句,“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抱着我不放。”


王凯来不及反驳,门就关上了,他羞赧地想:不就是唱了首摇滚嘛,这么痞干嘛。却还是乐滋滋地去暖床去了。


 


靳东出来的时候,王凯又在看手机,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在微博上。刚要开口劝阻,王凯却在抬头看到他之后放下了。靳东心里得意:看来自家小狮子是被自己调教的越发得好了。


两人也着实是累,靳东上了床就把灯关了躺下,王凯习惯性地就窝到他怀里,靳东也自然地搂上。每当这个时候,王凯就愤愤地想:自己怎么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,跟谁站在一起不显挺拔,可每次在他怀里还是显小,虽然窝着正好。在黑暗中撇了撇嘴,用一根手指戳着那坏人的胸口。


他才想起来最要紧的事情没问他,“你明天不是要回剧组吗?今天怎么还跑过来?”


“已经是今天啦,我下午从上海飞厦门,就想着还够过来看你一趟,正好上午陪你一起飞上海。”靳东说话时候胸腔的震动,王凯一直都很喜欢。


“你傻不傻,都这么累了,为什么还要多跑一趟。”


“我很想你。”


王凯默不作声,靳东却知道他是害羞,只顾自己接着说。


“也好多年没有那么不顾一切了,毕竟不再似年轻时候那般冲动,可我偶尔任性一回还承受的起。”


“谢谢你,带给我的惊喜。”王凯真的很感动,他想他的时候,他就出现,他原来真的以为那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,可是这个年方四十的男人,却愿意为了自己,不顾辛苦,来看自己,他只能更爱他。


本是情意正浓,王凯却突然想起了什么,话锋突变,“你今天和胡歌玩的挺开心的吧。”


这话说的人似是无意,听的人却本就有意。靳东就是知道他的小狮子今天怕是要有情绪,才紧赶慢赶也偏要过来。


“王凯啊,有些事情呢越是高调,越是表明心中坦荡,可越是低调呢,就越是说明心中有鬼。胡歌于我是前者,而你于我是后者,我生怕在大众面前泄露一丝一毫的爱意,所以我不敢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你听我说完。”靳东紧了紧怀里的人,“我爱不爱你,对你好与不好,这些只要你知道便足矣,我不用做给天下人看。”


“那你爱不爱我?”王凯顺着靳东的话问下去,语气里尽是调皮。他只是想逗弄一下老干部,平日里他们都不常用这个字眼。


光线昏暗的房间,靳东也觉得王凯的眼睛亮亮的。


“我爱你。”靳东语气里有着十二分的认真。


王凯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,却是自己红了耳朵。他突然理解了,为什么有人说这句话是世间最好听的情话,当最好听的情话遇上最好听的嗓音,夫复何求。


他哧哧地笑了。


“高兴啦,那就快点睡吧,也就几个小时可睡了,待会还要赶飞机。”


“知道啦。”王凯把整颗头都埋到靳东的胸口,算是正式开始睡觉。


靳东也就由着他,闭了眼睛。


 


不能时时相守,心却时时牵挂对方,这样的爱情也是美好。


只愿朝阳你能晚点升起,让梦中的两人能多些相拥的时光。


 


END


 


 


*不要问我为什么休息不写文,上班却总摸鱼……



评论(23)
热度(142)

© 实力委屈小舜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