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委屈小舜舜

倚天照海花無數
流水高山心自知

【东凯】你曾是少年

rps!rps!rps!

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!

一切故事都是脑洞,请勿对号入座!!!

请当我写的是现代AU!!

我尊的不太懂娱乐圈的事,都是瞎写写,bug肯定有,望见谅!也欢迎给我科普、提供脑洞的!

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!


 

1

砰!

啪!

窗外的烟花扶摇直上,钻入漆黑的夜空中。绚烂绽放的瞬间,将天空照的一片光亮。

王凯被震耳欲聋的烟花声吵醒了。

眯着眼睛望向窗外,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缝儿,看着一朵朵烟花,升起,绽开,又落下。

原来今天是正月十五。

王凯侧过头,望着枕边熟睡的男子,心里腹诽,睡得可真够沉的。

从帘缝中钻进房里的亮光,照在男人的脸上,明明暗暗,光影中显得男人本就硬朗英俊的脸庞,越发深刻好看。

王凯看得有些着了迷。

耳畔的响声不断,靳东微微地皱了皱眉。

王凯翻身下床,想拉上窗帘,挡住那扰人的光亮。

走到落地窗边,王凯倒是陷入了回忆。

两年前的王凯断然不敢想,自己和他,也能有今朝。

 

这天是琅琊榜定妆的日子。

王凯一袭红装,绾着发,镜头前的他一脸严肃,俨然一副靖王的模样。

定妆照的拍摄过程很顺利,王凯换了几身装扮,照片拍了几百张,孔导和李导很是满意,示意他可以换衣卸妆了。

王凯想去看一下成片的效果,远方却飘来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。

“我跟你说啊,真是因为你,我才来客串的。”那声音明明还在远处,却震得王凯耳膜骤疼。

“谢谢您了,靳少爷。”侯鸿亮乐的跟他开玩笑。

“哈哈哈哈,去!少诋毁我形象啊。”爽朗的笑声让王凯几乎想拔腿就跑。

唯一残存的一丝理智,才让他没有丢了形象。

王凯草草地跟孔笙、李雪打了声招呼,也顾不上检验成片了,绕过人群,往休息室走去。

他脚步匆匆,甚至有些跌跌撞撞。

他不敢去看那个男人是否注意到了自己,王凯满心只想逃离这个地方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依然还是没有办法面对他。

王凯以前听人家说过,什么时间终将抚平一切伤痛,什么时间将冲淡一切,他觉得那些全都是屁话,都是没有经历过的人的臆想之词。

放在自己身上一点都不受用。

 

靳东打一进来就在搜寻那个自己日思念想的身影,一眼就发现被围在人群中的他,已经变得那么光彩夺目,不禁心情大好。

他想着,待会碰了面,该说些什么。

你好。

好久不见。

还是,你好吗。

靳东不知道。

可是他还没有走近,却发现人群中心的他不见了。

待靳东回头张望,只看到一抹红色,离开的身影。

靳东望着那个落荒而逃的人,面色阴沉。

 

王凯冲进休息室,无暇顾及跟在他身后的化妆师,反手关上了门。

他靠在门板上,将脸深深地埋进修长的双手间,调整着呼吸,渐渐冷静下来。

他来之前只知道主要演员的名单,根本没有在意其他角色,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碰上他。

王凯还记得很早以前,靳东就说过不喜欢演古装戏,不喜欢吊着威亚在绿幕前飞来飞去。

哦,对了,他跟侯鸿亮是好兄弟。

那他来之前应该知道自己会出演靖王一角啊,他还选择来客串,看来在他心中已经云淡风轻了,自己对他没有一丝威胁。

往事随风而逝,宛如过眼云烟。

王凯却觉得口中发苦。

那个人总是有办法让自己失控,他的一句话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都能让自己溃不成军。

 

“想什么呢?光着脚也不嫌冷。”靳东还是被吵醒了,看着王凯站在窗前,手中攥着窗帘布,不知想着什么,如此这般出神。本还想逗逗他,可望见王凯脸上一片忧伤,靳东心软了,走上去将人圈在怀里。

“想你那个时候多混蛋。”王凯的语调平平,靳东却猜不出情绪。

王凯松了窗帘,身体往后靠了靠,放松了紧绷的身体,舒服地窝进靳东怀里。

靳东知道他表面云淡风轻,心里不定得曲折成什么样呢。

可靳东也知道,哄他是最管用的,便讨好道,“是是是,是我混蛋。”

“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没有诚意?”王凯艰难地扭头看他。

靳东低头就想去吻那喋喋不休的小嘴,可没料想,王凯不给他一丝机会,把头转了回去。

靳东也不失落,吻落在了王凯的后脑勺上,只是他短短的发梢有些扎嘴唇,当然靳东并不介意。

王凯拍了下靳东环在自己腰间的手,“你自己说说,你是怎么个混蛋法?”

“我……”靳东被他问得一时答不上话。

“王凯……”

“你知道吗,琅琊榜开拍那天,我知道你没进组的时候,竟像是松了一口气。”王凯见他不说话,便自顾自地继续回忆。

 

可是躲得了一时,终究是躲不过一世。

 

其实当王凯得知靳东将客串蔺晨之后,他回到家马上把剧本翻看了一遍,仔细确认了两人没有对手戏,才安下心来。

演戏,王凯是认真的,他不希望任何因素影响自己的工作。

包括靳东。

 

拍摄过半后的某一天,王凯刚一下戏,就被李雪叫了去。

拍摄过程中,和导演的沟通很正常,在他们团队更为频繁,大家各抒己见,互相琢磨,才慢慢打造出一部精品良剧。

王凯到那的时候,发现侯鸿亮也在,他觉得这次讨论大概很重要。

侯鸿亮拉开身边的折叠椅,让王凯坐下。

不知是否因为还穿着戏服,王凯如靖王般一挥衣摆,端庄落座。

侯鸿亮看着他入戏的样子,对他赞赏有加:“王凯,最近状态很不错啊,演技也越发精进了。”

“不敢,我还需努力。”王凯不敢骄傲。

“是这样的,我和李雪呢想给你加一场戏。”侯鸿亮渐渐切入正题。

自己的努力得到认可,有了这样的机会,王凯当然不会拒绝,他点点头答应道。

李雪见他点头,接过话,开始说戏。

“这场戏呢,是你和蔺晨的对手戏,发生在故事结尾处,因为梅长苏要求去领兵打仗,而你不愿让他去,没想到蔺晨却帮梅长苏骗你,你很生气,去质问蔺晨……”

蔺晨?靳东?对手戏?

只一瞬间,王凯的焦点就全集中在那个名字上了,他失神地盯着李雪开阖的嘴巴,说的话却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王凯一下子有点难以接受,他没有心理准备要和他演对手戏,也没有把握自己能站在他面前而不为所动。

李雪讲完了整场戏的大致情节,却看王凯抿着嘴,眼神怔怔地盯着地面,一言不发。

“王凯?”

“王凯?!”

“啊?哦……讲到哪里了?”王凯抬了头,一脸茫然,“对不起,刚才走神了。”

“王凯,没事吧?”侯鸿亮察觉他的不对劲,“是不是戏有什么问题?”

“没有没有,是我不好。”王凯双手交织在一起,拇指摩挲着。

“这场戏反正也会等靳东进了组再拍,还有时间,你要是有什么问题,随时来找我。”侯鸿亮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好,谢谢。”王凯欠了欠身,起身离开。

 

王凯恍恍惚惚地回到酒店房间,在这段路程中,他大概差点撞到了一根电线杆,两个垃圾桶,三位行人。

当他躺倒在床上的时候,他突然有点不甘心,又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窝囊。

时过境迁,自己何必再苦苦纠结,也许是时候该跟过去做个了断了。


*tbc


明天就去only玩啦~\(≧▽≦)/~开熏


评论(8)
热度(41)

© 实力委屈小舜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