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委屈小舜舜

倚天照海花無數
流水高山心自知

【东凯】你曾是少年

rps!rps!rps!

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!

一切故事都是脑洞,请勿对号入座!!!

请当我写的是现代AU!!

我尊的不太懂娱乐圈的事,都是瞎写写,bug肯定有,望见谅!也欢迎给我科普、提供脑洞的!

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!


*咦,我为什么日更了?

*因为净化tag,人人有责!

*为什么我写的越发逗b了,明明是想个悲伤的故事!所以两个人哪一章才能打起来23333


3

忙碌的剧组生活,让人难以顾及其他琐事。偶尔相遇,两人也能淡淡地打声招呼,轻轻地聊上两句,看似再寻常不过。

靳东进组后的第二周,迎来了两人唯一的一场对手戏。

这场戏选在了黄昏城外的孤亭中拍摄,萧景琰背手而立,望着缓缓西沉红熠熠的夕阳,余晖洒满了每寸草木,温暖了每朵芳华。四角亭周围站着一队精英,列战英立于他身后,他看着光芒四溢的皇帝,却觉得他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
“哎呀哎呀,蔺某让皇上久等了,真是失礼。”来者好似如仙,飘然而至,一袭白衣飘摇在风中,见了皇上也不过一拢衣袖,推手一拜,轻佻至极。

列战英可见不得如此无礼之人,刚想教训教训他,剑还未出鞘,却被皇上伸手拦下。

“皇上!”

“朕有些话,要和蔺少阁主单独说。”

列战英有些憋屈,重重地将剑收回剑鞘中,挥手让护卫们散开,自己也走到亭外。

“殿下如今成了皇上,出宫一趟规模不小啊。”蔺晨抽出别在腰间的折扇,手腕轻轻一抖,折扇应声而开,蔺晨摇着扇,嘴角挂着笑。

“蔺少阁主,我没有心情和你说笑。”萧景琰早就听梅长苏说过蔺晨的为人,知道他放荡不羁,却也知道他比任何人都可靠。

“哦,是吗?”蔺晨不以为然,挑了挑眉,收拢折扇指着周遭,“眼前如此美景,很难让人不以为殿下是约蔺某来此赏景愉心的呀。”

“你!”萧景琰何曾遭到如此轻薄,气上心头却不知如何反驳。

蔺晨知道自己快要触到底线了,不敢再造次。

“敢问皇上约蔺某前来,究竟所为何事?”

“蔺少阁主天资聪慧,又何须明知故问。”提回正事,萧景琰眼中略带些怒气,“小殊的身体如何,你再清楚不过,却又为何替他说谎来蒙骗我?你难道不知道此次出征,会令他有去无回吗?!”

蔺晨叹了口气,义正言辞道:“我怎么可能不知道,可是长苏的脾气你不清楚吗?他决定的事情,谁能改变?他一心要去,我如何拦得住?他又为什么要去,你不知道吗?”

蔺晨连番的问题,每一个都如利箭,直指萧景琰的心。

“你说的我都明白,我都明白啊,可是……”萧景琰红了眼眶,他要再一次失去小殊了吗?他要再一次承受那样的痛楚了吗?

萧景琰沉默了。

那种撕心裂肺的痛,王凯很清楚,托眼前这个人的福。

“殿下…”靳东望着他,等着王凯接下来的台词,导演在等他酝酿情绪,耳畔只有风吹草动的簌簌声。

王凯的思绪就这么飘去了远方,脑海中闪现的是他和靳东的那些美好的曾经。他们一起赏过的花,他们一起踏过的雪,他们携手看过的戏,他们并肩唱过的歌。他们在一起的每个瞬间,原来都还那么清晰,可是那个人却早已不在身边了。

“可是,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?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?为什么……”萧景琰紧紧握着拳头,可吼出口的却不是剧本上的台词。

片场的所有人都怔了一下,可是靳东却清清楚楚地知道,他是在质问自己,即便自己有千言万语,可在镜头前却是百口莫辩,他只能看着王凯缓缓蹲下身子,慢慢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,只有缝隙里漏出低低的呜咽声。

靳东觉得大概在分手的那一刻都不及现在的心痛,他的小狮子生性骄傲,此刻却溃不成军,在一起的时候,自己总是万般宠爱,可到头来,王凯身上留下的伤痕,却全是自己赋予的,多么讽刺啊。靳东别开了头,望着夕阳渐渐没入大地,他突然想要抓紧那些从指缝中溜走的东西。

侯鸿亮在一旁看着这幅光景,突然就有点后悔自己答应帮了这个忙,他朝孔笙打了手势。

“cut!”

周遭的人听了这一句,似乎才渐渐从情绪里抽离出来。

胡苗着急去看王凯,却见靳东已经蹲在他身边,蹙着眉,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,胡苗止了脚步,也不好意思再过去了。

王凯感觉自己周身被一股温暖环绕着,背上的手隔着戏服,一下一下熨贴着他的心,王凯渐渐平静下来。

“王凯,你没事吧?”靳东半搂着王凯,将他扶起。

王凯像是被一语惊醒,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,一把将靳东推开。

靳东收起心底的失落,看了眼王凯红透了的耳朵,转身走了。

王凯想着要去跟导演和工作人员道歉,却看到刚离开的靳东又回来了,还和侯鸿亮一起。

侯鸿亮走过来,拍了拍王凯的肩膀,说道:“王凯,刚刚那段不错,画面很美,情感很到位,你缓过来了没有?”

“嗯…嗯。”王凯点头如捣蒜,道歉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,他满心疑惑,看了眼一旁静静站着地靳东。

“侯制片,王凯下戏了吧,我就借他用一下喽。”靳东揽过侯鸿亮的肩,抿着嘴谄笑,堆起了满脸褶子。

“哎哟,靳少爷这会把我当制片人啦。”侯鸿亮推了推眼眶,满眼的狡黠。

“您可一直都是制片人哪,请受靳某一拜。”靳东手握扇子,穿着戏服就是一拜。

侯鸿亮伸手拦他,却笑的开心,“你可少折我的寿吧!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侯鸿亮本就没打算扣人,转头对王凯说:“你今天也没戏了,早点回去歇着吧。”

“哎。”王凯嘴上答应了,心里却琢磨着,自己明明记得有场夜戏的呀,难道自己记错了嘛。

侯鸿亮离开的时候,凑到靳东耳边小声说了句“好好待人家啊”。

靳东拉着侯鸿亮的胳膊走到一旁,也低头耳语:“刚刚那段戏,剪了啊,不准用,把原片给我。”

侯鸿亮被他逗的合不拢嘴:“你啊,蔫儿坏!”

王凯看着这两个人有商有量的,自己被晾在一旁,就打算去换戏服卸妆了。

“哎,人都走了,你还跟我这儿墨迹什么呢。”侯鸿亮指了指王凯离开的背影,好心提醒道。

“我走了啊,谢啦!”靳东一掌拍在侯鸿亮肩上,去追前面的人了。

侯鸿亮揉了揉肩,转身去找胡歌,晚上的夜戏总得有人上吧。

 

从卸好妆到现在,靳东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,王凯实在有些耐不住了,“你别跟着我了。”

靳东挠了挠后脑勺,开口征求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?”

王凯一个大男人,哪里需要他送,便说道:“我有经纪人。”还回头看了看跟在远处拎着东西的两位经纪人。

靳东也跟着回头看了眼,然后掏出了手机,“是我,现在开始给你们俩放假了,东西拿过来给我,然后明天早上再见。”交待完就不容分说地挂了电话,就见远处的两人蹬蹬蹬地跑过来,一股脑儿地把东西都塞到靳东手里,临走前还不忘说了句:“多谢老板!”

王凯目瞪口呆,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家经纪人被别人使唤,居然也不问问自己的意见,到底谁才是给她发工钱的人啊!

王凯气不过,直接往保姆车走去,拉开副驾驶的门就坐了进去,也不管靳东拿着那些东西好不好开门。

靳东知道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,也不敢多说什么,艰难地拉开后座的门,将东西放在位置上,才又乖乖地坐上驾驶座,想要提醒身边的人系好安全带,却看王凯已经歪倒在椅子上,只好凑过身去拉过安全带帮他系好。

王凯完全是装睡,他只是不知道要如何相处,靳东凑近的时候他却心跳如雷,全凭借着自己优秀的演技撑过去。 


*tbc


另外,手机壳的预售会延期到本周六!

so,还有没有小伙伴要一起了?

好吧……我知道并没有

但是我就要放!

想看一眼请点我

特别感谢已经拍了的小伙伴们!我无以为报,只能尽力做好每一个细节!

鞠躬!

评论(3)
热度(35)

© 实力委屈小舜舜 | Powered by LOFTER